笔趣窝 > 被白月光绿了,三孩都不是亲生的 > 第103章 霸凌的魔窑

第103章 霸凌的魔窑


怪不得宋凉子之前答应的那么爽快。
  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
  所以要想把把母亲的海运公司要回来。
  并且和杭海集团撇清关系。
  就只能在三天内筹够20亿的资金才行。
  “张叔。
  以后不要叫那个人老爷了。
  他不配。”
  张叔低头应是。
  “是,小姐。
  那咱们应该怎么办?
  三天的时间太紧张了。”
  楚凌梅沉思不语。
  她在衡量获得母亲遗产和对上沈家两者之间的得失。
  楚凌梅静静的沉思。
  张叔就站在她旁边静静的等待。
  直到半个小时后。
  楚凌梅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下这个决定真的不容易啊。
  沈家。
  那可是沈家啊!
  楚凌梅心里暗呼。
  不过既然决定了。
  那也就豁出去了。
  楚凌梅展开皱着的眉头。
  也让身边的张叔脸上有了笑意。
  。。。。。。
  。。。。。。
  杭海大学女生宿舍。
  5号楼7层408室。
  不大的空间内靠墙的两边摆放着六张高低床。
  上面是床铺,下面是一张学习桌和柜子。
  只是上面的床铺只有一张床铺围着纱帘。
  还有三张床铺除了被子和枕头没有任何装饰。。
  连个女生宿舍最常见的布娃娃都没有。
  更别提其它女生宿舍花里胡哨的装饰了。
  剩下的那两张床上只剩下了木板。
  木板上堆放着一些杂物和行李箱。
  白色的节能灯把宿舍内四人的身影拉扯的晃动。
  镜头拉近。
  才发现不是灯光让她们晃动。
  而是贴着高低床站着闵霜霜和董美青两人身体在不自觉的抖动。
  战战兢兢的两人不敢发出一点声息。
  只是恐惧的看着地上的焦迎迎和冷漠的坐在椅子上的沈文芝。
  地上的焦迎迎后背衣服浸湿四肢蜷缩在了一起。
  表情十分痛苦的抱着一只手。
  只是她痛到这种地步依然没敢发出声音。
  害怕她的叫声再招惹来沈文芝的发泄。
  三人憋着气连呼吸的声音都是小心翼翼的。
  椅子上的沈文芝手里拿着一根二十厘米的银针。
  双眼看向屋顶不知道在想着其它。
  宿舍内除了呼吸声连一丝动静没有。
  和走廊外不时发出的吵闹声形成了诡异的对比。
  从下午开始沈文芝就比较烦躁。
  这个时候怎么还没有回信呢?
  东瀛的那个家伙难道失手了吗?
  陆夕瑶到底被毁容了没有?
  她是私下联系的东瀛那个家伙。
  自从她哥的事被曝出来之后。
  他们兄妹两想干点什么都备受关注。
  沈家更是严厉禁止两人用沈家的人手。
  好在她当年留了个心眼。
  知道了帮她处理首尾的一个东瀛人的落脚点。
  只是这个家伙对付一个陆夕瑶这样的弱女子难道还出事了吗?
  沈文芝倒不是担心东瀛的家伙被警方发现。
  有沈家背书,这家伙即使被抓也关不了几天。
  她真正担心的是沈家知道她私下让这家伙干活的事。
  要知道他们兄妹两可是还在家族观察期。
  怎么这么烦呢?
  沈文芝心中有团怒火想要发泄。
  忽的低下头。
  一手拉起焦迎迎的一只手。
  一手拿着银针朝着指头上扎去。
  十指连心。
  突然再次袭来的剧烈疼痛让焦迎迎生出满头大汗。
  张开的嘴巴斯哈着却不敢发出声音。
  旁边站着的闵霜霜和董美青更是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生怕沈文芝把怒火牵连到她们身上。
  看着宿舍内三人的样子。
  沈文芝忽然感到很无趣。
  果然还是折磨萧凌华和陆夕瑶才能让她痛快的发泄。
  这些早就麻木的东西再折磨也没什么意思了。
  有了这个念头。
  顿时就觉得手中的银针扎手指也索然无味了。
  收回银针甩开手。
  “好了。
  真没意思。
  睡觉吧。”
  把银针扔在地上。
  沈文芝不再理会三人。
  爬上床铺拉好纱帘就没动静了。
  久久之后。
  闵霜霜和董美青才敢轻轻的晃动着发麻的双腿。
  小心翼翼的绕过还在地上躺着的焦迎迎朝自己的床铺走去。
  路过焦迎迎的时候还不忘露出鄙夷的眼神。
  因为此时的焦迎迎忍着双手的剧痛正爬向刚刚沈文芝扔下的银针。
  那是她受折磨的唯一补偿。
  两人缓慢的爬上床铺脱衣服躺下。
  全程没有发出一点大的响动。
  躺下的两人心有余悸。
  三年了。
  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这时候她们忽然开始羡慕能够逃脱这个魔窑的萧凌华和陆夕瑶。
  自从她们两人搬出去之后。
  沈文芝就愈发的疯狂了。
  现在已经彻底不把她们当人看了。

  今天这一幕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
  两人现在只能期盼着早点毕业。
  她们可没有萧凌华和陆夕瑶的勇气搬出去。
  万一招来沈文芝更疯狂的报复就更完了。
  忍一忍。
  马上就大四了。
  地下的焦迎迎忍着剧痛把银针拿起。
  然后又朝着自己的床铺爬去。
  在床铺的爬梯下等了半个小时。
  缓过了剧痛后才缓缓爬上床铺躺下。
  闵霜霜和董美青都能看到焦迎迎的惨状。
  在杭城这个蚊虫比较肆虐的地方。
  她们三人是不允许立蚊帐的。
  她们必须把宿舍的蚊子喂饱。
  才能保证不会有漏网之鱼钻到沈文芝的蚊帐里。
  这是她的原话。
  所以三人互相都能看见对方的麻木和惨象。
  只是闵霜霜和董美青对于焦迎迎可没有什么怜悯之意。
  啪。
  白色的节能灯灭了。
  各怀心思的几人睁着眼胡思乱想着。
  她们睡不着。
  反正明早沈文芝不醒。
  她们是不能起床的。
  有的是时间睡觉。
  迟到什么的和今日这种遭遇比。
  就是芝麻绿豆的小事。
  她们可不想让沈文芝因为迟到再发泄了。
  。。。。。。
  。。。。。。
  事情的走向和叶平安担心的并不同。
  孤儿院老杨这个东瀛人的死亡暂时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可能孤儿院的人知道这个人失踪了。
  但是东瀛的井下小组暂时还未得知。
  沈文芝并不知道她的自作主张让叶平安彻底坚定了和沈家作对的心。
  也不知道叶平安为了应对接下来的狂风暴雨。
  让高大虎用高五倍的待遇把陆特的战友都召集来了杭城。


  (https://www.bqwowo.cc/bqw80584689/40300766.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