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54章 山中枯井

第54章 山中枯井


来访者低头看看,手中捻着的佛珠,想了想:“我曾经拐卖过38个孩子。”

来访者走到窗前,开始了她的回忆。

“我叫劳梅。十五年前一直往返于,各个城市和乡村。

我负责将拐卖来的孩子,送到买家手里。

这次,他们送来三个孩子,由于之前说好的买家,联系不上。

我只得将三个孩子,暂时藏在深山里的木屋里。

等待同伙的消息。

有一天同伙急急忙忙跑来,气喘吁吁地说,‘不好了,警察已经抓了两个之前供货的人,供货的人已经供出了我们的线索。

恐怕警察很快会找到这个木屋。’

我和同伙慌了,一回头看到孩子们,睁着大眼睛看着我俩。

如果他们被解救了,跟警察描述我们的形象,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抓。

于是我和同伙,给孩子们灌了老鼠药。

塞到了深山里的一个枯井中,又用石头将枯井堵住。

我和同伙各自逃散。

他偷渡到了越南。

而我则在黑市上,花重金买了一个身份。

这个身份和我的年龄相符。

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农民。

她的履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堪称完美。

她没有上过学,没有嫁过人,没有工作,没有社保,连去医院的就诊记录都没有。

她已经死亡好几年,但一直没有人给她报死亡,也没有死亡记录。

我找了一个不正规的整容机构,按着那个人的样子,做了整容。

来到了翰兴市,改头换面地生活。

凭着我之前会的一点手艺,先是摆摊卖咸菜。

后来开了榨菜厂,十几年的时间小作坊,发展成了大公司。

你说的对,我的心魔在拐卖那些孩子的时候,已经形成了。

即使后来的我,多么成功,多么风光,我依然不敢站上领奖台讲话。

我不敢结婚,更不敢有孩子......

我害怕一切天谴,会报应在我的家人身上......

我吃素念佛,给孤儿院、幼儿园捐款,想为自己恕罪。

我想,孤苦一生,大概是我的结局。

但一年前的那个新闻,重重地击中了我。

新闻里的图片打了码,但我能看到三个孩子的头骨上,空洞洞的眼睛,透过电视在看着我。

你说的对,没有人能救得了我,只有我自己。

谢谢你。”

劳梅走后,赵耀重重地舒了一口气,他觉得很累。

肌肉在长时间的紧绷后,松泄下来的那种酸痛。

他的整个身心像是被放在案板上,揉搓了很长时间。

隔了一会儿,赵耀给题安打电话,“一会儿会有一个人去你那自首。”

三个月后,法院宣判,劳梅因故意杀人罪,应被判死刑。

但她有自首行为,且根据她的供述,抓到了在逃人贩两名,解救被拐卖儿童七人。

按照法律规定,劳梅改判无期徒刑,不得减刑。

赵耀去了一次看守所,劳梅坐在会见室的玻璃后面。

对讲机里传来她的声音,“谢谢你,赵医生。

我现在终于知道,可以平和着等死,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我的余生,会一直为自己的罪孽忏悔。

我死后即使堕入地狱,承受我该承受的业障之后,我也依然有机会转生。

下辈子,我依然有机会做一个好人......

堂堂正正的好人......”

刑警队出警,这次的死者让人揪心,是个只有一周岁的婴儿。

死者家属精神处于崩溃的阶段。

第一个发现孩子死亡的,是孩子的奶奶。

奶奶当场就晕过去了。

现在还在医院住着。

死者的爸爸,坚持自己的儿子,是被人害死的。

题安和梁落到达现场之后,立刻就展开了调查。

据孩子的爸爸说,自己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

女儿七岁,儿子一岁。

当天是自己的小儿子,一周岁的生日,所以家里来了很多人。

凶手一定就在这些人当中。

这个中年男人,已经哭得没有了力气。

他坐在墙角,有气无力地回答着题安的问题。

但题安问起他有没有怀疑对象。

男人眼里的怒火熊熊燃烧,咬牙切齿地说:“一定是那个贱人!

一定是她!

她自己生不出孩子,就对我的孩子痛下杀手!”

题安问他,这个她是谁。

男人说,这个人是他的弟媳,她没有生育能力,经常酸溜溜地盯着孩子看。

曾经居然还说过,能不能把孩子过继给她。

题安问他,“还有怀疑对象吗?”

男人回忆,还有一个人,就是住在对面的邻居。

邻居是一个古怪的孤寡老人,之前养着一条狗。

因为自己家草坪上,撒了百草枯,对面老太太的狗,吃了掉在上面的饼干,中毒而死。

之后,老太婆就经常在楼上的窗帘后,恶狠狠地看着他们家。

孩子周岁生日宴那天,这两个嫌疑人都出现过。

他的弟媳去过孩子的房间。

而这个老太婆,那天破天荒地,主动来参加生日宴,还给孩子带来了礼物。

无奈他们家住的是一幢别墅,有三层楼。

生日宴在一楼客厅,孩子睡在三楼卧室,家里没有监控。

来的人很多,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是谁偷偷上了三楼。

进入了孩子房间,害死了正在熟睡的孩子。

由于当天来的人很多,指纹混杂,足迹也混乱,现场采集证据很困难。

题安只能让林姐和两个刑警,先把孩子的尸体运回去解剖。

自己留下来继续勘察现场。

题安打开孩子遇害卧室的衣柜,吓了一跳。

一个小女孩抱着娃娃,蜷缩在衣柜里。

看来孩子是被吓坏了,她无助地抱着自己的双膝,眼神空洞不断地打着寒颤。

看来这是男子七岁的女儿。

题安连忙喊来一个女警,把孩子抱出来,安抚她的情绪。

题安问男子,“孩子们的母亲呢?”

男子听到题安的这句话,眼泪瞬间充满眼眶,接着呜咽了起来。

他失声地说道:“孩子的母亲,在两个月前去世了。

现在孩子也死了,要不是为了我女儿。

我早就一头撞死,去找他们了。”

题安问男子,“您......您的妻子是怎么走的?”

男子哽咽,“她跳楼了。国贸大楼。”

“什么?”题安心里震惊地喊道。


  (https://www.bqwowo.cc/bqw42836497/39693155.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