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20章 诅咒之画

第120章 诅咒之画


梁落说:“是不是欧阳松拍得这幅画之后,不希望人们再关注它,所以从来未将这幅画展出过。”

林飒飒附和:“以前的网络又不发达,主人如果不张扬,渐渐也就没人关注了呗。”

过了一段时间,大家都忘了这件事。

只有一直对这幅画耿耿于怀的欧阳台,每天熬夜发帖子逛论坛,托经营画廊的表弟打听这幅画。

这天,欧阳台神秘兮兮地对大家说:“同志们,你们知道那幅画,之前的几任主人,都是怎么死的吗?

癌症!

诅咒之说,并非空穴来风。”

题安问:“一共几个主人,他们都是得了癌症?”

欧阳台说:“这幅画创作于六十年前。

动乱年代经手的主人无数,但我表弟能打听到的四个主人,全部死于癌症。

这幅画在六十年里,在各个收藏大佬手里流转,还去了趟海外。

十年前欧阳松从拍卖行里,以七千二百万的价格将画又拍了回来。”

梁落迫不及待地问:“那作者是谁?

为什么会创作这样的画?”

欧阳台说:“你们一定猜不到这幅画的作者是谁。

作者是欧阳松的父亲欧阳酽。

这幅画一出世,立刻在书画界名声大噪。

因为有两个买家买了画之后,又退了回来。

还有一个买家,死在了画前。

死前面容惊恐,手还指着那幅画。

一个富商声称从他把画挂起来的那一刻,他就感觉到房子里,凭空多了一个人。

他经常的头晕,幻听,而且画中尖叫的女人,走到了他梦里,对着他发出无声的呐喊。

被噩梦困扰的富商,将画退了回来。

欧阳酽是一个挺好说话的人,买家要退,他便将画款退给了人家。

后来又有一个收藏家买了这幅画。

这个收藏家也出现了症状,他感觉耳边经常有女人在叹息。

他甚至有一次半梦半醒间,看到外面的天空,像画中一样被烧得通红,漫天的血和火光。

他也将画退了回来,并表示即使不退款,也要物归原主。

他说,这个画有诅咒。

欧阳酽将画拿了回来,又将画款退给了人家。

之后还有一个买家,直接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死在了画前。

出了人命之后,欧阳酽没有再卖过这幅画。

无论什么人,出多高的价钱。

直到死前,他嘱咐妻儿,将这幅画放进他的棺材里。

他的墓被盗墓贼盯上,刚下葬几天。

他的尸骨被盗墓贼挖出来扔在一旁。

这幅《死亡之舞》也流落到了民间,几十年杳无音信。

直到二十五年前,这幅画又出现在了市面上。

我表弟是干画廊的,他托人问了,在欧阳松十年前竞拍之前,一共有四个主人。

因为这幅画的价格不菲,所以四个主人都是有头有脸的收藏家。

他们的信息也很容易查到。

他们全部死于癌症。

对了,同志们,欧阳酽也是死于癌症,肺癌。

据说欧阳酽死前一口血喷了出来,这幅画上也溅上了血迹。

血和画中的火融为了一体。”

听欧阳台讲完这幅画的渊源,经常出命案现场的刑警队员,也不禁觉得这幅画真的诡异。

林飒飒有点害怕,她给自己壮胆:“会不会这些只是传说,或者人们添油加醋的坊间传言?”

欧阳台说:“我表弟说了。确有其事。”

梁落说,“欧阳酽和欧阳松都是死于癌症,还有遗传基因这么一说。

那么其他没有血缘关系的买家,为什么也得了癌症去世?”

题安说:“如果这幅画有问题,肯定不是因为诅咒。而是有别的原因。”

过了几个礼拜,刑警队接到任务,欧阳彦死在自家豪宅。

大家没反应过来,肖鸣问梁落:“怎么近期我耳朵里听见这么多欧阳?”

梁落说:“欧阳彦就是欧阳松的大儿子。”

题安说:“死因是什么?”

梁落看了看资料:“死因是心梗。

但是家人不服这个死因,说欧阳松是被人害死的,所以报案请求警察彻查此事。”

题安说:“梁落,你上个案子调查过欧阳家,有经验。

叫上肖鸣,咱们出发。”

警车停在了一栋高档别墅门口。

题安三人走进别墅,欧阳彦的妻子,立马吩咐保姆去倒茶。

题安说:“不用客气。你是欧阳彦的妻子梁晓燕吧?是你报的案?”

梁晓燕说:“是的。警察同志。是我报的案。

我丈夫欧阳彦死得蹊跷,是有人害了他。”

题安和梁落问话,肖鸣做记录。

题安问:“你丈夫有高血压、心脏病等心脑血管基础疾病吗?”

梁晓燕说:“他血压是有点高,每天都坚持吃药。”

题安问:“你说欧阳彦是被人害死的,有什么依据,或者怀疑什么人吗?”

梁晓燕说:“我怀疑是老二。

我公公把公司给了我丈夫,他弟弟一直心怀怨恨。”

梁落给题安解释:“当时欧阳松患癌症期间留了遗书。

大儿子继承一个传媒公司和所有画作。

剩下的房产、股票、现金等估值后由二儿子,三儿子,四儿子平分。”

题安问梁晓燕:“你丈夫的弟弟,表达过不满吗?”

梁晓燕情绪激动了起来,“他经常喝醉酒来闹。问自己哥哥要一部分公司股权。

他也不照照镜子,他是管理公司的料嘛!

脑子里面就是吃喝嫖赌。

公司要是放他手上,迟早有一天被败光!”

题安问:“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证据吗?”

梁晓燕说:“警察同志,其实我不需要什么证据。

我仔细一想,就知道肯定是老二。

老三老四出了事。

如果我丈夫死亡,最大的受益人就是老二!

自己哥哥死了,一点都不难过。

反而找了律师打官司要公司股权。

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

题安问:“如果要二次鉴定,你要写委托书。”

梁晓燕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份文件,“给,警察同志,律师跟我说了。

我已经签好字了。”

题安说:“你能带我去看看你丈夫的死亡现场吗?”

梁晓燕忙起身,“二位请随我来。

他将自己父亲留给他的画作,单独放在了一间房间里。

我发现他时,他就躺在那间房间的地板上。”


  (https://www.bqwowo.cc/bqw42836497/39693089.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