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35章 何以为家

第235章 何以为家


赵耀说:“孩子在柜子里,就那么拉在塑料袋里。

她最后的尊严也没有了。

她的妈妈告诉过她,尊严是世界上最没有用的东西。

钱能换来一切。

包括尊严。”

题安心痛,为这个与他没有关系的孩子。

“我记得金庸先生说过一句话,擦拭在瑞士真丝手帕上的眼泪,也依然是眼泪。”

赵耀说:“是啊。可是那个孩子满眼都是麻木和焦虑,已经流不出眼泪了。

我宁愿她撒泼打滚,骂出来叫出来吼出来。

她在和我聊天期间,绽放的唯一一次笑容,是她看到了粉丝数的增长。

我问她,有没有什么好朋友。

她说她没有朋友,只有粉丝。

她已经成瘾了。

对名利成瘾。

人脑中有‘奖励系统’,比如在得到表扬,受到别人关注,玩游戏时,就会触发这个‘奖励系统’,当互联网这种铺天盖地,高频率的刺激下,‘奖励系统’会不断被激活。

就像在吸du时候产生的多巴胺一样。

这就会产生成瘾,对名利成瘾,实际上是对名利刺激‘奖励系统’产生的快感成瘾。

这种瘾和du瘾一样,很难戒断。

可是互联网时代,即使不断输出内容,也阻挡不了粉丝的喜新厌旧。

当某一天粉丝突然少了,奖励系统没有源源不断地供给快感,习惯活在关注中的人,就会产生‘戒断反应’,很痛苦。

为什么有很多少年成名的童星,在慢慢销声匿迹之后会堕落,甚至不如一个普通人。

因为他们特殊惯了,他们不会再做一个普通人了。”

题安想了想,“我知道了,我算了算时间。

让蛋卷妈妈这么丧心病狂地孤注一掷,是因为国家出台了关于网络直播的规定。

之前出过几个用孩子吃播的视频,取悦人们猎奇心理的过分视频被曝光后。

有关部门开始出台这部分保护儿童的法律法规。

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不得为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提供网络直播发布者账号注册服务。

虽然账号注册者是蛋卷妈妈,但视频的实质却是蛋卷。

蛋卷妈妈嗅到了管控风向,所以才大力推广蛋卷的品牌童装。”

赵耀说:“这就是所谓的顺应市场。

最可怕的是,蛋卷妈妈有妈妈粉丝群,有无数的追随者和模仿者。

有无数家长摩拳擦掌想把孩子送进名利场。”

题安的手机响了起来,梁落打来的。

蛋卷爸爸的“劳务费”到账了,十万元。

赵耀看得出来题安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气,可是赵耀也知道,他们管不着。

他们管不了。

他们没权管。

《何以为家》电影里的法官问孩子,“知道你为什么上法庭吗?”

孩子:“知道。因为我想起诉我的父母。”

法官:“为什么?”

孩子:“他们生了我。”

这是电影,没有哪个孩子会起诉自己的父母,父母是他们生命中最初的,也是最重要的人。

他们只会用自己的肩膀,扛起本不属于自己的重量,然后换取父母的爱。

——

心理咨询中心门外等着一个拄着拐杖,白发苍苍的老人。

他是自己来的,无人陪同。

他天不亮就站在了心理咨询中心门口。

心理咨询中心的前台接待和保洁是最先来的。

前台小姑娘连忙把老人请进了屋里。

冬天的早晨,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

前台给老人倒了杯热水,礼貌地对老人说,心理师们要半个小时以后才会陆续到来,请他等一等。

一般没有预约的话,是不能进行心理咨询的。

心理咨询中心的来访者通常不见面。

即使各个心理师在接诊不同的来访者,时间都会被有意错开,为的就是不让他们彼此碰到。

保护来访者隐私和尊严。

但前台给赵耀打了电话,赵耀说自己上午八点到九点的时间空闲,可以给老人先做个初诊。

前台拿了一只笔,坐在老人旁边,“叔叔因为按规定,我们要提前做信息登记。

您看这样好不好,我问您,您回答,表格我来填写。好吗?”

老人说:“辛苦你了小姑娘。”

前台:“您的姓名?”

老人从兜里拿出一个牌牌,“我记性不好,所以之前托人帮我写了这个。”

前台拿起牌牌,信息真够全的。

姓名,性别,年龄,身份证号,手机号,家庭住址,病史等都标注得一清二楚。

老人叫向志,年龄七十二岁。是外省人。

患有轻微老年痴呆症。

前台问老人,“我们还需要填一个您家属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您能提供一下吗?”

老人先是点头,“我有儿子。”

但想了半天之后,他改口说:“我没有孩子,我的儿子生下来就死了。”

这时,赵耀来了心理咨询中心,在做了简单的准备工作后,将老人请进了心理咨询室。

赵耀问道:“您是为什么来呢?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老人说:“是医院的医生建议我来的。”

赵耀问:“您有哪里不舒服?”

老人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能看到鬼。

之前我一直以为他们是人。

但后来我发现,别人都看不见。

只有我能看见。

我就确定我看到的是鬼,而不是人。”

赵耀说:“您说‘他们’,所以是很多人吗?”

老人纠正赵耀,“不是很多人,是很多鬼。

我经常能碰上鬼,即使在大白天。

我找了神婆算命狐仙,这些高人能看到我身边围绕着很多的鬼魂,但每次驱走他们,他们就又回来了。

我去过医院,然后做了全身大检查,医生说我可能有点痴呆。

别的地方没毛病。

给我做检查的医生,让我来心理诊所试试看,我就来了。”

赵耀说:“看到那些是在什么特定的环境或者特定的情况吗?”

老人:“不是,他们随时可能出现。

在我家里......

在热闹的大街上......

十字路口......

任何时间任何地点。

包括现在......”

赵耀后背发凉,“您是说现在这个屋里,您也能看到鬼魂?”

老人:“不多,有两个。就站在你身后。”


  (https://www.bqwowo.cc/bqw42836497/39692974.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