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50章 三根手指

第250章 三根手指


法医鉴定中心。

林姐对题安说:“经过对指骨的长、宽、骨密度等进行分析。

目前得出的结论是,这些是一名年龄在十七岁到二十岁女性的食指,中指,无名指。

切割工具是刀,切割时间无法精确,只能大致估计在八年以上。

但切割面整齐利落,说明嫌疑人有良好的心理素质。”

题安说:“报案人说,这三截断指是从他们十年前,埋在地下的铁盒子里取出来的。

他们埋的时候,贴了塑料封条,封条完好没有人破坏。

说明这三截断指,就是十年前放进去的。

嫌疑人能确定就在他们班同学中间。

断指上还有别的信息吗?

比如dna的提取?”

林姐摇头,“时间太久了,嫌疑人的信息无法提取。

至于受害人,人死后dna信息,也会被酶和微生物慢慢分解,能不能提取出dna还得等几天。”

题安说:“谢谢林姐,我再找找别的线索。”

林姐说:“嗯,目前能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么多。

但我还有一个猜测,这个受害人中指应该戴过一个不怎么合适的戒指。

指尖的血管和指腹的血管循环有明显的差别。

短时间的捆绑,应该不会造成这么明显的差别,应该是长期佩戴某种饰物,比如戒指的结果。

这一点我没有写进报告,因为我不能完全确定,只能给你提供一点思路。”

几天后,dna结果出来了,题安将dna结果和失踪人口资料进行比对后确定了身份。

断指的主人叫莫莉,距离高考一个月的时候,留下一封书信,离家出走。

家人立即报了失踪。

至今未发现人和尸骨。

因为莫莉曾因为压力大,得过考前抑郁症,加上她留有“不要找我”的亲笔书信,所以家人到现在,都认为她是离家出走,而不是遇害身亡。

虽然现在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莫莉已经遇害,但结合纸条上的内容和断指,题安基本可以断定,莫莉凶多吉少,且死状凄惨。

题安首先要确定的是,纸条是谁写的。

所有纸条都没有署名。

在联系未参加同学聚会的九个人的同时,题安给所有那天在场的人做了笔迹鉴定。

初步排除了在场的人的嫌疑。

班长拿出高三二班所有师生的合影,还有一本同学纪念录。

题安想到,可以拿同学纪念录上的笔迹和纸条笔迹进行对比,尽可能地缩小嫌疑人范围。

题安最后锁定了三个人。

因为这三个人都没有填写同学录,没法做笔迹鉴定。

一个在国外,其余两个,班长同学聚会都没联系上。

班长也忘了为什么这三个人没有填写。

他猜想,可能当时有点矛盾,或者他们正好那几天不在学校,又或者他们不和同学接触,性格比较孤僻,自己邀请填写了,但他们没有还回来那一页。

题安又问班长,这三个人中,有谁和莫莉有过交集?

班长摇摇头,说时间真的太长了,自己要不是看合影,恐怕已经忘了这三个人的长相。

题安调查这三个人的经历。

国外的那个,在大学毕业后公派留学研究生,现在定居国外。

一个是医生,同学聚会的时候,正好在外省开交流会。

还有一个,题安未找到她的任何信息。

就医信息,社保信息,工作信息,就业信息,什么都没有。

一个人怎么可能十年不看医生?

除了她已经失踪或者死亡,就是她十年来,用着另一个假身份存在着。

题安着重对这个合影中,站在最后一排,其貌不扬的女孩进行了调查。

但她似乎从高中毕业后,再没有人见过她,也没有人知道她的消息。

她的名字叫尤桔。

所有班里的同学,对她都没有印象。

她像是一个隐形人般存在着。

但曾经的班主任记得尤桔这个孩子。

尤桔写得一手漂亮的好字,但成绩不怎么样。

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永远挨着墙根,低着头走路,好像怕被人发现自己的存在。

题安把字条给班主任看,班主任想了想,“好像是她的字,她的字很有特点,但我不敢确定,毕竟时间太长了。

我也带过很多届学生了。”

题安有点丧气,目前为止,除了一张弄不清真假的纸条,还有三根断指,一个隐形的嫌疑人之外,毫无头绪。

题安决定找赵耀聊聊。

题安先分析:“一般来说,如果嫌疑人要切掉受害人的手指,是为了毁掉受害人指纹,可是为什么只切了受害人的三根手指。

那么就不是为了掩盖受害人身份。

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畸形变态的心理。”

赵耀表示同意,“从这张纸条的字迹来看,轻松愉悦有宣泄的情绪在里面,嫌疑人确实有以杀人为乐的变态心理。

莫莉只是她随机选择的一个人,无差别受害者,而不是因为某种恩怨或纠纷杀人。

而且从纸条上来看,莫莉是她杀的第一个人,如果她从杀人中获得了快感,那么她就不会停下屠刀。

在这十年中,一定也有人悄无声息地死去,死前被割掉了三根手指。”

题安得到了启发,“为什么受害人没有人报失踪,也许他们是些社会边缘人物,或者是没有家人的乞丐和流浪汉。

可是尸体呢?

我翻遍了档案,十年间没有发现一具有缺失三只手指的尸体。”

题安想了想,接着说:“嫌疑人有特殊的处理尸体的方法和地方。

说明嫌疑人一定是单独居住,且没有住在城市里有邻居的小区里。

很有可能,嫌疑人住在乡下。

这样她就有处理尸体的地方。且不被人发现。”

赵耀说:“还有,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是三根手指。

在心理学上有什么象征意义。

三根手指,像不像祭祀时候香炉上插的线香?”

题安惊讶:“祭祀?”

赵耀说:“我也仅仅是猜测。

还有一种,过生日蛋糕上插的蜡烛。

不管是哪一种,都是嫌疑人的一种特殊心理上的‘仪式感’。

哥们儿,你遇上硬茬儿了。”


  (https://www.bqwowo.cc/bqw42836497/39692959.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