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78章 十字路口

第278章 十字路口


一个身穿黑色套裙,头戴黑色礼帽的女人,走进了心理咨询中心。

她瘦削单薄的身形静静穿过走廊,浑身上下的悲伤气息,将所到之处都笼罩了一层黑雾。

她敲敲门走进了赵耀的诊疗室。

她摘下了墨镜,先是对赵耀致歉:“对不起医生,我迟到了十三分钟。

因为会议推迟了一会儿。”

赵耀没多想,随意问了一句:“没关系。

工作也很重要。”

这个女人摇摇头,叹口气:“不,不是工作。

这个会议是追悼会。”

赵耀这才看清楚,女人的眼睛微肿,是哭过的样子。

赵耀说:“抱歉。谁的追悼会?”

女人说:“我丈夫的。”

赵耀有点吃惊,虽然语气中听不出来。

“你的丈夫过世了?”

女人低头,一颗泪滴落。“是,他死了。”

赵耀知道了,他需要做心理辅导的,是一个刚刚失去丈夫的,处在极大哀痛中的女人。

只不过追悼会刚开完,就直奔心理咨询中心的人,有点奇怪。

一般人都是先悲伤一段时间,等到觉得自己无法走出阴霾的情绪,才会求助心理师。

赵耀问道:“你觉得自己很悲伤,几乎要被悲伤打败了,所以才来寻求帮助对吗?”

谁知女人的答案,并不像赵耀猜想的那样,“不,不是。

我来的目的,是因为我正站在十字街口,左顾右盼不知该往哪边走。”

赵耀听得云里雾里。

女人解释道:“抱歉我说得不明白。

我丈夫突然死去,我的天也轰然倒塌。

我正在被痛苦折磨的时候,发现和天一起塌下来的,还有无数个秘密。

我无法对这些秘密置若罔闻。

我无法对身边人诉说一个字。

我本应该陷入昏天黑地的痛哭中,但这些秘密让我迷茫,让我的脑子不停地转动。

我甚至没有时间悲伤。

我只好来找您,您我素未谋面,但您是心灵的专家。

我想恳请您给我一些建议或帮助。”

赵耀给女人递了一张纸巾,“谢谢你的信任。我会尽全力帮助你。

说说吧。”

女人问:“从哪里说起呢?”

赵耀说:“都可以。想到什么说什么。”

女人缓缓说道,“我叫若素。

我丈夫叫筱东。

我们是大学同学。

谈了三年恋爱结婚。

今年是我们结婚的第十年。

甚至在他出事之前,我们刚刚庆祝了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我们的日子非常美满,如果非要说遗憾,那就是我不能生育。

不过筱东说,没关系,现在主动不要孩子的家庭都那么多,我们两个白头偕老也挺好的。

筱东的家境殷实,大学专业学的就是企业管理。

一毕业他就接管了家里的生意。

他家的公司在南方。

但我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我在南方常住的时候,膝盖的骨头就会莫名地疼痛。

筱东贴心地把家安在了北方。

他每隔几天就会飞回南方的公司去处理生意。

我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我曾经也有很好的工作和前途。

但筱东太忙了,他希望回家永远有一盏灯光在等候。

我辞了职,专心在家做了全职太太,烹饪烘焙,打扫布置,我都亲力亲为。

我尽量将家布置得温馨有品位。

每一件东西都是我精心淘来的。

只为筱东回家能感受到放松。

他太累了。

即使在家,也有处理不完的事。

我心疼他,想尽可能地为他分忧。

我不像其他无聊的富太太一样,花钱如流水来打发时间。

钱再多,也是筱东辛苦挣来的。

我除了保持生活基本的品质,就是用生活费来提升自己。

我报了健身课,报了各种课程的学习,就是不想让自己在生活的消磨中,变成一具外表美丽,实际空洞的花瓶。

筱东很乐意带着我参加各种宴会,我的谈吐和学识帮他也促成不少的生意。

我在很多场合的发言,连他都禁不住啧啧称赞。

有一次,我们要去国外谈一桩生意。

筱东的秘书竟然在那时候得了急性阑尾炎要手术,不能一同前往。

于是我乔装成筱东的秘书。

和他一起坐上了谈判席。

其实我是很紧张的,我已经离开职场多年,除了基本的礼仪有把握,其余的心里很忐忑。

筱东很信任我。

而且他安慰我,谈判的事主要他来做。

我只需要察言观色,领会他的意图,见微见著,适时推进谈判进度就可以。

那天还是出了一点意外。

筱东去外面接了一个紧急的电话。

狡猾的对方公司的谈判人员,见缝插针地和我聊了起来。

也许是想从我这里套取信息,也许是想从我这里打开突破口,他们步步紧逼。

我看了一眼谈判室外面。

筱东还在讲着电话。

我不能对对方公司的提问置若罔闻。

我只能积极应对。

我感觉那时全身的细胞,都在给我的大脑供养,我的大脑飞速地转动着,尽量对每一个问题都能完美地作答。

我甚至觉得自己回到了大学生辩论会的现场。

筱东的电话比我预想的还要时间长。

我那时有一个想法,我试着说了一下。

对方公司的人很感兴趣。

结果就是,筱东回来之后,谈判已经结束了。

我为他,为我们公司争取到了最大的利益。

筱东的惊喜溢出言表。

他大方地和对方公司的人介绍我,说我不是什么秘书,而是他的太太。

对方公司的赞美,我忙摆手说愧受。

筱东倒不推辞,替我全盘接受了这些赞美。

那天的他很高兴。

汽车疾驰在异国他乡的路上,他拉着我的手,说有我此生何求。

我也很高兴。

他高兴,我就高兴。

正当我们的日子过得像蜜一样,而我以为就要这样一辈子下去的时候。

天空一声惊雷,劈开了一个黑洞。

我被这个黑洞吸了进去。

从此万劫不复。

他在赶回公司的路上出了车祸。

那天我给他收拾了半个月的行李,将他送出门外,和他拥抱之后,叮嘱司机慢点开车。”

若素的表情此时还带着笑意,突然她的笑意以猝不及防的速度消失。

赵耀知道,变故要来了。


  (https://www.bqwowo.cc/bqw42836497/39692931.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wo.cc